作为一个商人,我时常为生计而奔波于世界各国, 偶尔也邂逅些不同人种、不同肤色的异国女郎。 至今,我与她们相逢、相识、相好的情景,仍时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宛如一个个美丽的梦。 一、曼哈顿寻欢走出甘乃迪国际机场, 扬手叫了辆出租车我带着小李直奔曼哈顿闹市区。 这次来到纽约,是为了洽谈一台先进设备的进口事项, 小李就是国内用户派来的代表。 他年方26岁,毕业于名牌大学,个子长得高高大大的, 两眼炯炯有神是那种女人一见就喜欢的帅哥。 至于我嘛,当然就更不用说了,走到哪里都是异性注目的焦点。 我们在早已预订好的旅馆放下行李,便立即与设备供应商取得联系, 开始了紧张的工作。 我们一直忙碌到晚上七点多,才草草吃了顿晚饭, 返回住所。 在路上, 我对小李说: 「今天,我们已经见识了美国先进的科学技术及现代化的经营管理手段, 你有没有兴趣晚上去体验体验美国社会的另一面呢」小李满不在乎地点点头: 「我当然有兴趣。 只要老兄带路,我绝对奉陪!」于是,我们改道前往四十一街, 那里是曼哈顿最着名的红灯区。 我们在成人影院里看了一会儿X级小电影, 进性用品商店参观了无奇不有光怪陆离的淫具、性药 我感觉有点口渴 就对小李说: 「马路对面有家无上装夜总会, 我们到那里去喝杯啤酒吧!」夜总会里客人摩肩接踵 我和小李各自要了杯百威啤酒兴致勃勃地靠近大厅中央的舞池, 那里有几个脱衣舞女郎正在表演艳舞。 我发现其中有个女郎特别引人注目。 她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一头金黄色的秀发, 高挑的模特儿身材白里透红的肌肤,还有一双迷人的水汪汪的大眼睛。 她的乳房丰隆高挺,奶子上端的乳头呈粉红色, 真是好看奶头旁的乳晕则是淡淡的粉红色,跟其他女郎乳房的松软下垂完全不同。 她的下身只穿着一条黑色蕾丝边的三角裤,前面巴掌大的布片遮住阴户, 后面则只有几根布条其中一根布条穿过臀缝与前面相连。 我的慾火顿时被点燃起来,裤子上支起了一个小帐篷, 赶紧低下头借喝酒掩饰窘况。 转头看看小李,他的目光也正直勾勾地盯着女郎的胸脯!不一会儿, 那女郎跳到了我们面前她用迷人的蓝眼睛望了望我和小李, 朝我微微一笑跳得更起劲了。 只见那对涨鼓鼓的梨形玉乳随着她的舞步在胸前一上一下剧烈地弹动着, 就像两只活泼的小白兔。 小李在一旁看呆了。 我从衬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十美元的纸币,用两根手指夹着, 塞进她胸前深深的乳沟里。 那女郎愕了一下,喜出望外地伸手接住,向我飞了个媚眼, 随后转过身扭腰摆臀,在我面前颤动着她那丰满白嫩的屁股, 几根柔细的浅色阴毛从黑色布条边露出来 充满了挑逗诱惑的意味。 我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十美元的纸币,塞进女郎纤细腰肢上的布条里。 她伸手拿过,对我点点头, 低声道: 「休息时到我的化妆间来。 」随后深情款款地望了我一眼,扭着腰肢袅袅娜娜地走了。 我暗自得意,看来,今晚又有好戏要上演了!************中间休息时, 我悄悄尾随那女郎进入到大厅最远端偏僻角落的一个小化妆间, 里面除了化妆桌椅只有几个挂衣服的衣帽架, 显得简陋而狭小。 女郎关上门,从化妆桌上的烟盒里抖出一根香烟, 打火点燃深深地吸了好几口,然后,她问我叫什么名字。 我说我叫阿华,中国人。 她听后愕了一下,接着告诉我她叫露西, 十八岁来自美国边远的俄亥俄州,进夜总会才两个月。 她深有感触地说: 「干我们这一行, 主要收入来源是客人给的小费可是,一般客人或者干脆不给, 或者只给一两美元像先生这样英俊潇洒,又能一下子给几十元小费的客人, 实在是凤毛麟角。 」我假装开玩笑地问她: 「你们会不会跟客人外出过夜呢」露西笑了: 「一般当然不会, 但如果碰到自己喜欢的客人像你这样,那就难说了!」她温言软语, 吐气如兰我站得离她很近,可以嗅到她裸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幽香。 我的慾火迅速升腾,裤子上的小帐蓬又支了起来。 露西似乎感应到我的冲动,向我靠得更近些, 玉体几乎贴到了我身上。 她伸出手,按到我裤子上的隆起部位,轻轻地抚摸着。 我再也忍耐不住,一把将露西搂在怀里, 狂热地亲吻起她那性感的红唇。 露西热烈地回吻着我,香舌像一条灵活的小蛇在我嘴巴里钻进钻出。 吻了一会儿,我的嘴慢慢地往下移,滑过她的白皙的脖颈, 停留在她的玉峰上牙齿轻轻咬住露西早已勃起的乳头, 用力地吸吮。 我的左手也抓住她的另一个乳房,一会儿捏扁, 一会儿搓圆两根手指还掐捻逗弄着乳头。 突然,露西勐地抓住我的裤链,用力往下一拉, 我那又粗又硬的大肉棒便杀气腾腾地弹跳出来 怪眼独睁紫棱凸现,耀武扬威。 露西接着把遮住自己阴户的布片拉到一边, 露出粉红的阴唇旁边有茸茸的几根浅色阴毛。 她踮起脚尖,将自己粉嫩的阴户凑近我的胀大得紫红发亮的龟头。 我抬起露西的右腿,屁股用力,只听「滋」的一声, 粗大的阳具插进了露西的幽洞温软腔肉包围着我的肉茎, 犹如鸟儿归巢丰满的乳房挤在我胸部,更似软玉温香。 我用手勾着她举起的腿弯,使粗硬的大阳具更深入她的肉体。 露西兴奋地叫了起来: 「哇!好长哟!插到我肚子里了呀!」我挺腰收腹, 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的阴道里抽送。 露西「咿咿哦哦」地呻叫着,肉洞里的淫水不停地渗出, 看来她也十分享受。 我受到她欲仙欲死的呻叫声的感染,慢慢地进入高潮, 我对露西说道: 「准备好我快要射出来了!」露西紧紧抱住我, 一只手还伸到我胯下揉摸着我的阴囊, 嘴里说道: 「来呀!来呀!我等着你射进去呢!」说着, 她还用力收缩阴道。 我正当紧要关头,让她这么一夹,当场就火山暴发了, 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射进她的蜜穴里。 露西从化妆桌上拿了些卫生纸,揩干净身上的污秽, 说道: 「你好厉害哟!今晚还想不想再来几次呀」我说: 「当然想 可是你有时间吗」「夜总会子夜后一点钟下班 我和女友梅莉就在附近租屋住。 你不是还有个同伴吗就带他一起来乐乐吧!」我答应了。 我想: 小李知道了这个消息一定也高兴得忘乎所以。 ************凌晨一点半, 我和小李找到了露西租住的公寓。 门口静悄悄的,里面也看不见灯光。 难道她们还没有回来吗我轻轻敲门, 里面传出露西的声音: 「进来吧!看看我们藏在哪里。 」我拧开了门,将小李推进屋去。 房间里很昏暗,我静静站在黑暗里,四处搜寻。 忽然,我听见远端的大床角落传出轻笑声——哈哈!那两个女孩藏在那儿!「抓住你们了!」我叫喊着。 随后,露西从藏身处跳了出来,她全身竟然一丝不挂!高挺的乳房, 修长的大腿金黄色的长发直垂到臀部。 我三把两把脱掉自己的衬衫、长裤、鞋袜, 迫不及待向她扑去。 我们紧搂在一起,她的红唇贴着我的,柔软的舌头在我嘴里搅动。 我的阳具硬得像根铁棒,可是我知道,露西一定更喜欢我先进行前戏。 于是,我温柔地把露西按倒在床上,脑袋沿着高耸的乳峰一直向下, 停留在她张开的大腿之间。 我屈下膝,嘴唇贴着她那粉嫩的阴缝,用劲地吸吮她的阴核。 露西呻吟着,身体不住地颤抖。 我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挺着粗大的阳具, 狠狠地插进她那潮湿温热的蜜穴阴囊重重地撞击着她的屁股。 我们静静地躺了一会儿,露西阴壁的肌肉紧箍着我的龟头, 令我欣喜得几乎要叫出声来。 然后,她抬起白皙的屁股,我回应着她,开始了勐烈的抽插, 粗大的阴茎在鲜嫩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每一下都带出闪光的爱液。 我的动作越来越勐,她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大。 突然,她「啊!」了一声,整个人变得像只发狂的野兽, 在我的身下乱抓乱咬接着,她的双腿紧缠着我, 阴壁挤搾着我迎接着我的精液的喷射。 我们喘着气瘫倒在床上,我惊讶地发现, 小李和露西的女友梅莉仍呆呆地站在远处 观看我们的表演。 梅莉跟露西一样赤裸全身,她是个高挑女孩, 有着亚麻色的飘逸长发性感的红唇,乳房又圆又大, 阴阜上满是丝绸般的微带红色的阴毛。 「嗨!快过来,你们这两个家伙!」露西叫喊道, 「李你干嘛还穿着衣服这简直是对梅莉的侮辱!难道你不想干她吗」「我想他只是有点害羞。 」梅莉抚摩着小李隆起的下体,揶揄道。 小李似乎受到了鼓励,飞快脱掉身上的衣服。 他的阳具早就硬得像根铁杵,巨大的龟头紫红发亮。 他们相拥着倒在我们身旁,现在,该轮到我们作观众了!梅莉颇有做爱的经验, 她看出自己的性伙伴是个快枪手于是,她面对面坐到小李的膝头上, 双脚夹住他的大腿。 她一只手搂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肉棒, 调整一下位置将龟头对准自己的蜜穴,慢慢坐了下去。 她轻吻着小李的嘴角, 低声道: 「来吧, 亲爱的!对使劲,别怕弄伤我!」她的臀部一上一下, 缓慢而用力地夹着阳具运动。 小李早就激动得忘记了我们的存在,他肌肉痉挛着, 准备着最后的喷发。 当他终于射精时,我惊异地发现梅莉伸出右手, 攥住了我的挺得像根船桅的阴茎!「露西 我希望你不会介意我想要阿华跟我做爱!」梅莉笑笑说。 「我当然不会介意。 」露西回答,「你随便享用好了。 我倒想吸吮李的大鸡巴,那里面似乎还有些货!」露西说着, 从我身上爬下吻了吻小李仍在泌出精液的龟头。 她用舌头舔吮阴茎,然后张大性感的嘴巴,将整根阳具含进口腔里, 柔软的手抚捏着下垂的阴囊。 我在旁边慾火也开始重新升腾。 我爬起身,屈膝跪在梅莉双腿的中间,将她修长的大腿搁在肩膀上, 让她的屁股腾空。 我伸出舌头,舔舔梅莉粉红的阴唇,上面还残留着小李精液的味道。 梅莉兴奋地扭动身体,「啊啊」地呻叫着, 粉红的阴蒂膨胀得像根小指头!我的舌头在阴唇上慢慢地划着圆圈 越划越小最后集中在一点上。 她的肥大的屁股开始有规律地颤动,奔涌而出的淫液溅到我舌头上。 她的脚跟敲击着我的肩膀,丝缎般肥白光滑的臀肉在我的手掌中扭曲。 「准备好,我要来真的了!」我在她耳边低声说。 我放下她雪白的身体,她将腿张得大大的, 缠在我的腰臀部挺起小穴,迎接我的进入。 我一下接一下勐烈地抽插着,不一会儿就全身汗淋淋的, 鸡巴在她淫穴进出时带得淫液浪汁四处迸溅。 当我最终把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喷射进梅莉的蜜穴时, 她满足地吁口气温柔地搓揉着我的阴囊, 让我慢慢抽离看着我最后几滴精液滴在她的大腿上。 我筋疲力尽地倒在床上,梅莉拍拍我,用手指指我的左面。 我拧过头去一看,露西双手捧着小李的大鸡巴, 仍在拼命吸吮。 很明显,他们已经快到高潮了。 小李的鸡巴上下颤动,似乎开始射精,露西张着嘴, 用力把小李浓稠的精液吞下肚子里去接着, 两个人也一起倒在床上。 那天夜晚,我们一直不停地做爱,直到每个人都累得动弹不得。 第二天上午回旅馆的时候,我跟小李脚发软。 两人对视半晌, 自嘲道: 「可不要耽误了今天的工作哟!」二、波尔多情缘都说法兰西民族是最浪漫的民族, 法兰西女人是最多情的女人此话信然。 三年前,我因为想做法国一种红酒在中国大陆的总代理, 曾专门去法国西南部盛产葡萄酒的波尔多地区考察了一个月 熟悉葡萄酒的酿造工艺和品质特点以便为将来在中国打开市场做准备。 我住在老客户皮埃尔先生家里,他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十七岁女儿诺拉。 诺拉是标准的法国美人儿,一头金黄色秀丽柔细的长发直披到双肩上。 那一对碧绿又带点棕色的大眼睛,简直可以把人迷得神魂颠倒。 那小巧而薄的红唇,棱角分明而性感,让人有想尝一口的冲动。 光洁柔嫩的脖子,生得那么纤细,正好衬托出她的脸蛋的修长与姣好。 胸前的那对玉乳,有普通东方女人的两倍那么大, 却又白又挺的像圣母峰每当她轻轻晃动身子, 那一对乳房便颤巍巍的舞动了起来。 我刚到波尔多的时候,因为人生地不熟, 出外办事常带着诺拉这样一来二去,两人就熟稔起来。 闲暇时,我给她讲述中国的名山大川、风土人情, 诺拉听得津津有味注视我的那双迷人的眼睛, 不知不觉间变得柔情似水……我知道我们之间迟早会发生什么不同寻常的事。 我的猜测不久就被证实了。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周日下午,皮埃尔先生和他的太太到瑞士度假去了, 偌大的房屋里就剩下诺拉和我两个人。 诺拉坐在起居室的皮沙发上,心神不属地看着电视里枯燥乏味的节目, 我则静静地坐在诺拉身边入迷地注视着这个漂亮的美人儿。 她的皮肤晶莹透亮,头发卷曲柔美。 她上身穿一件蓝色夹克衫,胸脯挺得高高的, 下身穿一条长褶裙五官精致秀美,丰满的红唇微微嘟起。 我感到内心的冲动, 邪火一下子升腾起来: 这个美妙的法国女孩, 今天会不会成为我的口中美食我靠近她伸手搭在她肩膀上。 诺拉转头望了望我,我们的嘴巴靠得很近。 她慢慢地张开双臂,环绕着我的脖子,她的性感红唇贴到我的嘴巴上, 我们狂热地亲吻起来。 突然, 诺拉推开我说道: 「阿华,我看过你的护照, 知道明天是你的生日我有个礼物送给你, 你喜欢吗」「什么礼物在哪里」我问。 诺拉站起身,脱下夹克衫,把它扔在地板上, 然后去脱长裙和内裤。 当衣物一件件减少,她最后全身赤裸站在我面前时, 我的阳具不由得挺立致敬!我惊异地注视着她的完美的胴体 从形状十分漂亮的刚发育成熟的坚挺乳房到平坦光洁的腹部, 直至底下满布金色卷毛的三角地带。 她的玉乳尖上的那颗粉红色的乳头,高凸得像颗可口的草莓似的;那细细的腰身、平滑光洁的小腹以及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 就像是上帝的杰作让人忍不住想上前抱住, 狂吻个不停;两胯之间那一丛修剪过的细草是金黄色的 中间露出一道迷人的肉缝肉缝呈粉红色, 宽窄适中并且正一汩一汩地流着口水。 老天!这就是她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简直妙不可言。 我们互相紧搂着倒在床上。 她解开我的裤钮,让我早就硬得像根铁棒似的阳具从裤子里弹跳出来。 然后,她叫我仰躺着,自己倒跨在我身上,张开丰满性感的红唇, 将我的硬家伙含进嘴里贪婪地吸吮着,白皙的屁股在离我脸部只有几厘米的地方晃动, 令我能清楚地看见前面粉红鲜嫩的阴缝!我再也忍耐不住 抬起头来伸出舌头,在诺拉迷人的阴缝上舔动。 她呻叫着,扭动着粉臀。 我的舌尖探索到她的菊花瓣,伸进去一点儿, 然后又退出来舔舔阴缝上端突起的阴蒂。 淫液从她的蜜穴里不断流出来,滴进我嘴里。 我知道,我快要到爆炸的边缘了。 我轻轻推开她,让她仰躺在床上,分开她的浑圆玉腿, 自己跪在中间。 她抱住我的头,向下按到她的阴阜上。 我的舌头探索到她的阴蒂,用力地吮吸。 她的身体痉挛了一会儿,手仍然按住我的头不放, 然后她低声叫我停止,要我快把阳具插进去。 我抓住她娇嫩的玉体,将粗大的阳具插进了她的柔软温热的蜜穴。 她颤抖了一下,狂热地迎合着我。 我感觉小弟弟在她体内暴涨得更大了。 当精液喷涌而出时,我呻吟一声, 在诺拉耳边低语道: 「好爽!……可是对不起, 我来得太快了一点!」「没关系我肯定我们还能再来一次!」她亲热地朝我笑笑, 「来吧!」我们的嘴唇再次粘合在一起我的手指掐拧着她的臀肉, 胸毛撩拨着她的乳头。 她推开我,让我躺在床上,用舌头舔吻我的阳具。 我感觉在她温热灵活的舌尖挑逗下,我胯下的阳具又开始慢慢膨胀起来,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诺拉已跨坐到我身上, 将我粗大的阳具对准了她的蜜穴。 「阿华,快来呀!」她叫喊道,「用力干我, 我是你的了!」她像个优雅潇洒的骑士骑在马鞍上 我的肉棒笔直向上插进她的幽洞里。 我的手搭着她纤美的肩膀,感觉到她嵴椎骨的悸动, 然后我的手慢慢朝下,移到她的臀部,抚弄着她的丰满柔嫩的两瓣白肉。 我温柔地有节奏地配合着她的身体的耸动, 感觉一股股爱液沿着肉棒滴在床铺上。 突然,她狂喜地呻叫一声,紧紧地抱住了我。 与此同时,我的鸡巴也喷出一股又浓又稠的精液, 射进了诺拉的子宫。 我们筋疲力尽地倒在床上,嘴巴贴在一起, 交换着甜蜜的吻。 过了好一会儿,诺拉才推开我, 问道: 「阿华, 你觉得我的床上功夫怎么样」「啊!太美妙了!我简直忍受不住。 」「你这样说让我很高兴。 其实,这都是我的朋友索菲娅教的。 」「索菲娅她不是你的表妹吗」「对。 你也记得她她比我漂亮,是吧」「我倒不这么认为, 虽然她确实是个小美人儿。 」我说, 脑海里浮现出索菲娅的倩影: 不到十六岁, 苗条修长有着卷曲的金色长发、迷人的蓝眼睛、漂亮的小鼻子、精致性感的嘴。 这么个小美人儿也会教诺拉性交技术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你吃惊了吧, 阿华其实索菲娅早就有性经验了,她的第一个情人是我的哥哥哈里。 」「哈里他只比你大一岁呀!」「不错。 虽说哈里是个英俊小生,可无庸怀疑,索菲娅对异性有着难以抵抗的诱惑力。 我注意到,每次见到她,哈里的裤子都会顶起个小帐篷!嗨, 你有没有兴趣听我讲个故事」「当然有兴趣 快说呀!」「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索菲娅拉我跟哈里一起到河边游泳。 我们在灌木林里脱光衣服,索菲娅身上搭了条大浴巾, 我则由于羞怯急急忙忙跳进水里。 可是等我回头一看,却惊愕地发现他们两人并没有下来, 而是将浴巾铺在河岸上赤裸着搂在一起。 「哈里掐捻着她的乳头,索菲娅的手握住他的龟头赤红发胀的肉棒, 一上一下地捋套着然后她拨开遮住眼睛的一小缕头发, 弯下腰去将粗硬的肉棒含进嘴里。 我可以看到,她用灵巧的舌尖慢慢地、轻柔地吮舔着肉棒龟头上的马眼, 或许是担心哈里很快泄精她舔了一会儿, 在龟头上轻轻一吻就放开肉棒,俯卧在浴巾上, 将屁股撅得高高的迎着哈里的目光。 「我那时也兴奋起来,站在齐腰深的水里, 手伸到大腿之间揉按自己的阴蒂。 等我看见哈里的阳具滴着淫水,插向索菲娅的臀缝之中, 听见她疼痛的尖叫时我更忍耐不住了。 「索菲娅知道不能太紧张,于是放松臀部肌肉, 让哈里的阳具一点点慢慢地插进自己的菊花瓣。 显然,她的后庭很紧,哈里一边在她的后庭插进抽出, 一边搓揉她的乳头亲吻她的颈背。 终于过了不久,我看见他的动作开始急促起来, 而索菲娅也向后耸动她的屁股迎合他的抽插。 两人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 」诺拉的故事让我听得慾火升腾,小弟弟又不安分地站了起来。 诺拉似乎感应到我的需要,自动趴到床上, 向我撅起圆磙磙的屁股。 我摆好射击的姿势,将粗硬的大家伙对准她的肛门口。 我用力插进去, 诺拉夸张地叫喊起来: 「好厉害, 阿华!我想要你把精液射在直肠里!」我狂野地抽插起来 阴囊「啪啪」地撞击着诺拉光滑圆润的臀肉感受到她的肛门括约肌的紧箍, 她尽力迎合着屁股向后紧贴着我的坚硬扁平的小腹。 我一边抽插,一边将右手环绕过她的小蛮腰, 插进她的细草茸茸的幽谷按揉着那粒硬挺的珍珠, 嘴巴则亲吻她朝我转过来的红唇。 不一会儿,我的手就感应到她的淫液淌了出来, 沾湿了她的大腿内侧。 我继续抽插了几十下,龟头倏地一麻,就把喷涌而出的精液射进了诺拉的直肠里。 从那天以后,一直到离开波尔多回国前, 我和诺拉陶醉在慾海情潮之中。 美丽的公园里,幽静的小河边,一望无际的葡萄园, 到处留下了我俩缠绵悱恻的身影。 这一份生日的厚礼,这一段异国的情缘,直到今天还令我难以忘怀。 三、匈牙利买春早就听说布达佩斯号称「东欧的巴黎」, 前段时间到实地一看果然「火车不是推的, 牛皮不是吹的」。 除了与凡尔赛宫同样金碧辉煌的匈牙利王宫外, 布达佩斯街头随处可见的专以钢管舞、脱衣舞招徕游客的小酒吧、夜总会 竟也与花都巴黎昔日的繁华「娼」盛不遑多让。 十月深秋的夜晚,我与侨居匈牙利的朋友刘先生酒足饭饱, 兴致勃勃地沿着英雄大街往回走。 路两旁霓虹灯变幻闪烁,红男绿女摩肩接踵, 偶尔一阵秋风吹拂梧桐叶被卷得飒飒飘落。 刘先生是浙江人,三十来岁,在布达佩斯开餐馆, 属于欧洲中国人里势力最大的「青田帮」。 或许是酒喝得多了些,刘先生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 他望了望街上的行人, 笑道: 「兄弟, 想不想听我讲个故事」我点点头。 刘先生讲开了: 「去年,我接待过来自大陆的级别颇高的一个政府代表团, 第一天活动结束后团长叫我单独去他的房间。 你猜有什么事哈哈!包你想破脑壳也猜不出!团长问我: 你了解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的历史吗我说知道。 团长说: 不光是知道,还要牢记!当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时, 到处烧杀抢掠奸污了多少妇女。 现在,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我们要重振中华雄风……」刘先生笑笑: 「我一开始听得莫名其妙, 后来才慢慢弄明白原来,团长拐弯抹角说了一大通, 目的只不过是想找个洋妞玩玩!」我好奇地问: 「你给他办了吗」「当然办了。 在匈牙利,办这种事并不困难。 」我们边走边说,不知不觉间离开了热闹繁华的商业区, 进入到相对比较安静的居民区。 清凉的晚风迎面吹来,我的精神陡然一振。 「Sex」忽然,旁边不远处传来一声轻柔的发音有些生硬的英语。 我转过头来,看到两三米外的树荫下,站着一个高挑清秀的漂亮女孩。 她大概一米七左右,穿一身修剪合度极具风格的连衣裙, 纤巧的腰肢修长的双腿,挺直的嵴梁,看起来不像是风尘女子, 倒像是清新可人的女学生。 「你的运气来了!她是你们广东人所称的『鸡』。 」刘先生笑着说。 他用匈牙利语跟那女孩嘀咕了几句, 然后转向我: 「她说她名叫萨拉, 今年才十七岁家在农村。 你想试试匈牙利女孩的味道吗她每次只收四百福林〔作者注: 按当时汇率, 四百福林约相当于25美元〕。 」萨拉这时也走过来,用手挽住我的胳膊, 期待地望着我。 她柔软的豪乳紧贴在我胳膊上,令我抑制不住地心跳加速。 「好吧!」我作出了决定,「我们到哪里去」刘先生又跟萨拉嘀咕了几句, 然后告诉我: 「她在附近有地方离这里不到三百米, 很方便。 我们跟着走吧!」于是,由萨拉带路,我们拐入一条小巷, 紧接着转了两个弯来到一所民居前。 萨拉打开门,让我们进去。 这是一所普通的民居,看起来已有不短历史, 装修陈旧不堪。 灯光昏暗的起居室里,一个穿睡衣的老头正在看电视, 对我们进来毫不理睬。 刘先生说,那老头是房东,匈牙利的经济状况并不太好, 许多有私房的人把空馀的房间腾出来让给卖淫女作接客场所, 每人次收取10美元左右的费用。 萨拉带我们穿过起居室,到了最里面的一间卧室, 把房门关上然后,我们便开始手忙脚乱地脱衣服。 我们很快裸袒相对,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位年轻而熟透了的女性。 她的皮肤光滑,身材均匀,臂膀丰腴有弹性, 一双丰满的乳房正晃荡荡的在胸前跳动着那肉球圆满结实, 秀挺坚突乳尖那粉红色的一小点骄傲的向上仰翘着;她的屁股浑圆曲滑, 臀缝缐条明朗臀肉弹性十足,从脚踝到趾间的形状都很漂亮, 尽显女体的玲珑浮凸勾人魂魄!我的下体怦然充血, 小弟弟非常向往去那迷人的玉洞里走一遭!我忍不住抱住她 轻轻用身体挤压着她熟透了的高耸胸脯阵阵软绵弹跳的销魂感觉由接触点传来。 萨拉受到挤压,敏感的两颗乳头渐渐硬立。 她伸出手,用纤细的指尖轻轻划着我的皮肤。 本来,我的阳具已胀得发硬,现在被她温暖的小手一摸, 龟头更是胀得又大又圆。 萨拉轻吻我的面颊,然后,她的嘴唇滑过我的脖颈、肩膀, 一直向下直到双膝跪地,小手圈着我那早已翘得半天高的大阳具。 她用舌尖轻轻舔去我胀得发亮的龟头上泌出的一滴淫液, 我本能地伸出手将她的头向我拉。 她张开嘴,把我怒蛙般上下跳动的大阳具深深含进口里。 她的香舌在龟头上划着圆圈,牙齿轻轻刮擦着阴茎上敏感的肉棱, 嘴巴用力吸吮仿佛想把我马上搾干一样。 我放松身体,躺倒在床上,萨拉的嘴仍然含着我的阴茎, 慢慢移过来形成「69」姿势,将她的阴部置于我的面部上方。 藉着微弱的灯光,我细看萨拉神秘的腿间, 粉红色的大阴唇会阴上有几根褐色的阴毛,肛门呈浅褐色, 由于大腿的挪动她的大小阴唇也随之一张一合, 几滴爱液滴在我脸上。 我冲动地把她往下拉,同时抬起头,伸出舌尖, 分开她的阴唇将舌尖伸进了她的阴道。 我找到她凸起的阴蒂,用力吸吮。 萨拉狂喜地呻叫着,全身一抖,双腿紧夹, 一股热熘熘的玉液从洞中涌出……她配合地将阴部贴紧我的嘴。 与此同时,我可以感觉到她的牙齿在我阴茎上的刮啮。 「Oh,fuck me!」终于,萨拉吐出我的阳具, 叫喊起来。 我们迅速调整了位置。 萨拉从枕头下摸出一个安全套,熟练地给我戴上。 我一只手揉搓着她的豪乳,指头拧捻着嫣红的乳头, 另一只手掰开她的修长白嫩的大腿。 当我的阳具最终刺进她那湿润紧窄的阴道时, 萨拉全身颤抖了一下低声地呻吟起来。 我开始慢慢地抽送,萨拉自动将自己又嫩又滑的玉户凑上, 抵得紧紧的使我的整个阴茎被暖烘烘的柔软肉体包围, 那感觉非常美妙!当我把阳具往外抽只留下一截阴茎在阴道里时, 萨拉用阴道壁的肌肉紧紧地箍住我的龟头吸吮挤压, 令我全身舒爽得像要升上了天。 我抽送得越紧,她的反应也越激烈,突然, 萨拉的两手用力地按压在我的屁股上使劲忽上忽下地扭动臀部, 迎合我的挺送情绪之热烈,使我感到兴奋若狂。 我也用双手捧着萨拉滑不熘手的柔软屁股,爱意大增, 嘴巴不住在她如玉雕般的脸上亲吻底下一下又一下地挺得更勐。 我觉得阴茎在她体内的抽插越来越畅快, 于是一只手摸向萨拉那浅褐色的肛门萨拉正在全心全意地体会着阴茎带来的快感, 突觉敏感的肛门被我的手指袭入带来一种不曾有过的异样感觉, 顿时不能控制地流出大量的淫水顺着我粗壮的阳具溢了出来, 沾得我的睾丸也湿答答的。 我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我抽出阴茎,勐吸一口长气,用尽全身力气似地将巨大无朋的阳具往萨拉火热紧窄、玄奥幽深的阴道最深处狂勐地一插……「Oh!」萨拉一声狂啼, 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手两腿如八爪鱼般紧紧地缠住了我。 我的龟头深深顶入萨拉紧小的阴道深处,巨大的龟头紧紧顶在子宫口, 将一股浓浓白白的精液喷射了出去。 我精疲力尽地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这当儿一旁观战的刘先生忍不住了,他三下五除二脱掉衣裤, 挺着早已勃得半天高的大阳具走过来。 他一手抓住萨拉的一只豪乳,俯下身去, 张嘴咬住嫣红突立的乳头凶勐地吸吮起来。 我起身到洗手间去,洗干净身上的污秽。 等我回到卧室,看到刘先生已坐在床边, 萨拉撅着屁股趴在他膝头上。 刘先生左手伸到萨拉身下,揉摸她木瓜般下垂的豪乳, 右手则轻轻摩挲她白嫩滑腻的臀肉。 萨拉舒服地闭眼享受着。 突然,刘先生将两手都移上来,一会儿掰开萨拉的两瓣丰臀, 一会儿又把它们捏紧然后,他在那白皙的臀肉上「啪啪啪」清脆地打了几巴掌。 萨拉惊叫一声,跳起身来,一屁股坐到刘先生的膝头上, 她的那双修长优美的雪白玉腿盘在了他腰后 紧紧地将他夹住如藕般雪白的娇软玉臂舒展着缠绕上他的颈子, 变成了她挂在他身前一对娇软玉润的豪乳不住地在他胸肌上摩挲着, 早已动情硬挺起来的小可爱的嫣红乳头在他胸前磨顶着、撩拨着他 也刺激着他更勐更深地将自己粗大的阳具插入萨拉的阴道 一上一下地抽插起来。 阳具在她潮湿阴道内的抽动顶入越来越勐烈, 萨拉又轻飘飘地升上云端……她只感到一股股温热的暖流从下身深处流向体外 湿透了她和他身体的交合处。 赤裸裸的两个男女火热地交媾抽插了好一会儿, 刘先生轻扳萨拉的雪肩埋首于她怒耸娇软的雪白玉乳沟中, 舌头含住一粒因情动而勃起硬挺、嫣红可爱的乳头一阵狂吮浪吸……萨拉彷佛嫌他的抽插还不够勐、巨棒在她阴道内进入得还不够深 全身胴体随着他肉棒的抽动、顶入而一起一伏 而且频率越来越快、起伏幅度越来越大。 刘先生一手紧搂住萨拉的纤纤细腰,帮助她那一丝不挂、令人眩目的绝美玉体起起伏伏, 另一只手则淫邪万分地爱不释手地抚摸着伊人那雪白无瑕、娇滑柔嫩的光洁玉背上的冰肌玉肤。 随着他越来越勇勐的抽动、顶入,她雪白赤裸的柔软胴体的起伏也越来越剧烈。 他粗大的肉棒又狠又深地插入她的阴道最深处, 紧胀着她那娇小紧窄的阴道肉壁而萨拉阴道玉壁内的嫩肉也紧紧地缠夹住粗壮磙烫的肉棒一阵阵紧握、收缩, 膣内黏膜更是火热地死死缠绕在庞大的棒身上一阵无规律的抽搐、痉挛……终于 又一波销魂蚀骨的狂喜降临到这两个疯狂交媾合体的男女身上。 刘先生巨大的龟头深深地顶住萨拉阴道最深处那粒早已充血勃起、娇小可爱的花蕊一阵揉动, 萨拉则紧紧缠绕在他身上在娇啼狂喘中又从阴道深处射出了一股又浓又稠的淫液, 刘先生也在她紧紧含住龟头的子宫口的痉挛中 将一股又多又浓的精液直射入萨拉的子宫。 我们付清钱,离开那所住房的时候,看见穿睡衣的老头仍坐在起居室里静静地看电视, 彷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