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寒月,是一家舞厅的小姐,夜晚,我的家, 我正在接客「怎么样小母狗爽不爽啊」「爽…好爽…」我兴奋的嘴巴已经无法闭合 只能任由口水滴在地上。 淫水不停的从大腿流到丝袜上,也从丝袜上流到了地上「那你想不想要我的精液啊」「想…想要!射在我的…子宫…里面…」这时我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只想着不能离开体内这根屌「但是这样你会怀孕耶」「没…关系…我一直吃着药, 你。 。 。 射进来吧!」我自己都没向到我会讲出这么淫荡的话, 让一个男人射到自己小洞洞里「好那我就不客气了!」男子说完用力一顶, 把浓浓的精液全射进我体内。 「啊啊啊啊啊~~~~~~」我用力抬起了头高声尖叫, 感觉着体内一股股热流直冲向着子宫然后无力的趴在地上喘气。 「小骚货,还想不想被干啊」休息了一会, 男人向还在急喘气的我“我要。 。 。 。 。” 我无力但渴望的回答。 男人吃了两颗药,屌马上又大了起来我已经没有力气了, 只觉得洞洞里又有了一种熟悉的充实感。 。 。 。 这里是XX地方电视台,今天早上,在一间屋内发现两具尸体, 死者为一男一女该女子现已查明为XX夜总会小姐, 估计另一男尸为嫖客初步鉴定死因为一个脱阴一个脱阳。 不过我已经听不到世人的评价了,也不能再给上学的弟弟还有山里的家里寄钱了寒月全身疼痛, 不能动弹慢慢睁开了眼睛,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华丽的大床上, 身边站着很多的样貌奇怪的人有点像古装剧常放的那种场景, 我想开口问这是哪里但一开口哇哇哇哇。 。 。 。 。 我不能说话了,我变成了一个小孩了啊, 我要疯了“公主醒了公主醒了快点叫皇上皇后娘娘”侍女激动起来 小公主生下来就没开过口自从武后第一个女儿被前王皇后害死后一直想要个女孩,这个小公主生出来后眼睛鼻子和武后无不相同, 另她格外喜欢唯一的遗憾是从生出来开始,小公主就一直不哭不笑, 另人格外担心。 不一会,急冲冲的就跑进两个人,男的身上绣着五爪金龙女的绣着凤凰, 我知道了我转世了而且转在了皇家,我是公主!!哈哈, 前世当了公主今生又是公主,天意啊男子也就是我今生的父亲, 当今的天子急忙抱我在怀中 道: “我的孩儿, 吓死朕也!”女子也伸臂自那男子手中抱过我 将我贴在胸口一会哭一会笑地说道: “我的心肝 你一直不声不响把母后吓坏了。” “爱妃,天色已晚,何不今晚我们一起陪着我们宝贝女儿就寝”“也好, 我也想多陪陪我们女儿”之后寝宫之中, 除了了我躺在大床上之外又多出了两个人“爱妃, 今天公主已醒你我心中大定,何不庆祝一番”“皇上~~~”母后害羞的推了推我的父皇马上, 地上扔满了一大堆的衣服父皇的龙袍龙内裤, 和母后的内衣父皇母妃已经身无一物了母妃看来精于此道“皇上 奴婢好怀念皇上的英姿啊”一边说一边用手摸向了了父皇的屌“嘿嘿 爱妃如此朕何尝不是这样想的,让朕感受下爱妃的口技”父皇阴茎在我看来实力属于一般, 不过我也算是尝尽天下大屌所以才有这样一说, 但在普通人中也算可以了不怎么粗但很长,至于母妃那就算完美了, 坚挺而又滚圆的乳房和那倒三角的阴毛让人感觉到像是人间仙子, 怪不得以后迷的父皇会把权利都交给了她“您真坏!”母妃虽然嘴巴这么说 但头低了下去母妃张开了樱桃小嘴含了进去“喔。 。 。 。 爱妃。 。 。 好舒服”母妃开始套的比较慢,但很认真沿着父皇高高翘起的肉棒下沿细舔, 然后又舔回龟头父皇屁股朝前一耸,肉棒直往她口中钻去, 看的出母妃是练过的不然这么长方嘴巴里换成我我可受不了, 母妃开始加速头上下晃动,舌头像一条小蛇般若隐若现, 在父皇的龟头上不停的打转吻,轻轻的咬。 搞得父皇不停的喊爽,叫不要停尽管我现在还是婴儿的身体, 但我还是感觉下身有几道热流往下流。 。 。 。 。 。 。 父皇拍了拍母后的屁股,示意开干了,于是母后躺在了下面, 父皇挺起大枪直接往里进攻了。 “皇上,您慢点”母后轻声低吟,这招欲拒还迎用的是恰当好处“哈哈, 朕的宝贝你是每天都欠朕干啊,没朕干你就不舒服了”黑黑的, 亮晶晶的大屌在母妃湿润的阴道下,吱熘一下就齐根而没, 接着就开始在里面不停的抽插“啊。 。 。 皇上。 。 。 好棒。 。 。 。” 母妃把屁股迎向了父皇的屌,两只大乳房也在胸前不断的摇晃, 父皇一面来来回回的抽动一面把头低下来,含住了母妃那粉红色的小樱桃我点了一下, 父皇用的招数是久传于世的九浅一深插法母妃回应的则是西域传过来的做爱方式, 都是有功夫的。 母妃的脸渐渐潮红起来,父皇加快了速度母妃大声的叫唤起来“啊…啊……好爽……皇上…………用力…干我……操我………我……对……喔……我好……爽…对……深一点……用力干……用力…啊……操你的奴婢……啊…啊…啊…啊…喔……好痛……不要停……用力……喔…喔…喔…好爽……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我最喜欢……我要上天……我要飞了……啊……”“啊……啊……啊……真是…太舒服了……能被这…样的肉棒…………我真是……太幸…福了……快点……快点……用力…操烂……我的小穴……皇上你真棒”“啊……啊……啊……啊……”“骚女人“嗯……啊恩恩饿…操死你, 嗯~嗯~嗯~……你让我想…想死了……啊嗯啊嗯爱恩…每天就向这么操你……恩恩恩恩恩饿……啊恩恩饿…媚娘 嗯~嗯~嗯~……你让我想…想死了……啊嗯啊嗯爱恩…了……恩恩恩恩恩饿……来了””父皇屁股用力的往里面顶了几下 开始射精母妃身体也开始抽搐,两下三下,好神奇,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男女同时达到高潮母妃两脚还张开着, 小洞洞也张了小嘴巴并从里面流出了乳白的精液“爱妃剩下的就交给你啦”“知道了, 皇上真坏每次都这样”母妃撒娇的推了推父皇把边上莲子羹里的汤勺拿了出来, 往自己下身刮去然后拿了上来,里面满满的一勺精液, 但母妃看的似乎很虔诚“谢谢皇上赏赐”然后一口吞了下去, 吃完后还啧了啧嘴一副琼浆玉液的样子,又去舔了舔已经没有精液的勺子, 一付淫荡的样子吃完后,又含住了父皇的龟头, 把上面冒出来的精液全都舔进了嘴巴里。 父皇看上去很满意,闭了眼睛,不一会就打起了唿噜母妃听到父皇打唿噜了, 也躺了下来把身体朝我这边侧,然后把手摸到了自己的下体, 轻轻的开始揉弄起来不一会就发出了淫荡的呻吟, 原来刚父皇并没有满足她只是为了满足父皇的心里所以母妃才这样装出来, 好可怜的母妃等以后我长大了,一定要送好多强壮的男人给母妃, 让她过上性福的日子正想着,母妃也已经熟练的结束了手淫, 满足的睡觉了。 18年后“啊恩恩饿…公主,嗯~嗯~嗯~……你的洞洞好紧啊……啊嗯啊嗯爱恩…臣爱死了……恩恩恩恩恩饿………微臣尽量满足~~~”边上, 还有很多强壮的男人在边上噜着自己的屌,让屌保持硬的姿态, 一边看着我和这个我名字都叫不出的男人做爱“公主…能和你插洞洞 臣就是死也愿意啊。 。 。 。 。 。 真的是极品洞洞啊!”“嗯……啊恩恩饿…, 嗯~嗯~嗯~……你现在不就在插吗……啊嗯啊嗯爱恩…插的让我不满意你全家都的死…恩恩恩恩恩饿……啊恩恩饿… 嗯~嗯~嗯~……你让我爽死了……啊嗯啊嗯爱恩………恩恩恩恩恩饿……”“干死你。 。 。 。” 噗噗精液往里面射了好几股“没用的东西, 老娘还没爽呢这么快就不行了,拉出去砍了, 下一个”接下来的男人吓的不轻,身体有点微微发抖“没事, 快点进来服侍好了,你就飞黄腾达了”在我物质鼓励下, 男人劲头上来了沾了沾我洞口的淫水很轻松的就捅了进来“嗯嗯暗暗啊啊……你个…坏蛋…唔~嗯!……唔~嗯!屌真有劲, 嗯嗯暗暗啊啊………坏蛋…唔~嗯!……唔~嗯!嗯嗯暗暗啊啊……爱死了…唔~嗯!……唔~嗯!啊啊啊啊啊~~~恩恩恩恩恩!!!!~~~”“贱货!”“骚逼!!!~~~啊~~~我插死你~~插死你……叫你仗势欺人……啊你再欺负人……”不知为什么 我听了这种骂我的话我一点都不生气,反而觉得格外刺激“噢~~~~~~主……主人, 你插到奴婢的底儿了……喔喔~别再捅……别再捅里面了 到底儿了……”“啊主人你……,使劲儿……捅死我……”我不停的浪叫, 不知道干了多久多少次用他用他强壮的大屌把我送上云巅又扔入浪底……这是我有生以来, 包括前世干的最爽的一次,几个人一起干都没和他干的爽来不及穿好衣服, 男子急忙跪下求公主恕罪,小人刚刚多有得罪“你把本宫服侍的如此体贴, 本宫又怎会责罚你叫什么”“小人名叫薛怀义”“来人, 把其他都给我杀了把薛公子,哦不薛大人迎入本宫皇庄内”第二天干安殿“母后母后”我小声的叫着失神的母后母后今天穿着我设计的黑丝袜, 这是我从后世所知道的能让男人兴奋的一种方法 原本母后已经被新来的嫔妃快挤下去了就因为我给母妃穿上了丝袜才又获得了圣宠, 那时还没有内裤所以,我们穿了丝袜,外面披了件露出半个乳房的外衣, 里面其实什么都没有但父皇自前年开始身体已经大不如前, 以前身体好的时候都不能满足母后何况是现在想起婴儿时候的誓言 今天终于能实现我心里很是激动“母妃, 今天给您带了一件宝物”“是什么啊”母妃还是无精打采你们都到外面去 小薛子留下“是公主”侍者都一个个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三个人“把裤子脱下来”哗 薛怀义露出了他的大屌坚挺无比,从他刚刚看到我们两穿这黑丝袜起, 他的屌就一直硬着久久不能平静,也难怪,唐朝本来就比较开放, 乳房都露出半个但现在有比这个更性感的存在, 就足以让这些男人疯狂了“乖女儿这是做什么”“母后, 孩儿知道母后为朝政辛劳特地带上补品前来孝敬”“这不是胡闹吗, 带出去就当我没看到过”“母后,你每晚手淫发泄, 难道真舒服吗女儿真想为你做点事,让你高兴下。 你过来服侍”母后坐在椅子上,薛怀义走了过来, 然后跪下轻轻的把外衣从大腿这里开始撩起, 看到很多阴毛从丝袜的黑孔中冒了出来他伸出舌尖, 凑了上去在毛上舔了舔,母后这辈子没被人舔过这个神秘地带, 浑身顿时一颤薛怀义顺势打开了母后双腿,凑上嘴巴舔起了母后的阴唇“啊。 。 。 。 啊。 。 。” 母后是如此的淫荡,就这样已经在开始扭着腰, 淫水开始往外溢看的我都有点兴起了,昨天晚上在我的紧急培训下, 他已经基本掌握了舔洞洞的要领看着他灵活的舌头在母后阴唇上来回滑动, 还不时吸着母后的阴核我的淫水也沿着丝袜滑了下来, 母后看来已经完全陷了进去自己把丝袜拉了下来拉到了膝盖这里, 以便让他的舌尖能顺利的舔进去怀义没让他失望, 他的舌头不停的在母后的阴道里搅动母后唿吸已经相当的急促了, 我也受不了了我想屌。 由于怀义是跪着,所以我只能躺在地上才能含的住他的屌, 在这个大殿上出现了千古未见的场景一个皇后被一个卑微的草民在口交, 而更可笑的是公主在为这个卑微的草民口交。 “啊。” 母后叫了起来接着从她的阴户里,射出了很多水, 潮吹由于太兴奋母后竟然潮吹了,射在了怀义脸上, 连带着一些滴落到了我脸上,我突出了嘴巴里的屌, 尝了一口腥睲的怀义站了起来,我还是躺在地上看怀义的下一步动作怀义上前一步, 把母后推倒在椅子上(椅子很长很宽相信大家都见过皇家的椅子), 然后把丝袜撕开似乎有一种兽性让他勇勐起来, 接着用手指拨开湿润的阴毛用手指插进去,阴唇紧紧的把这个手指夹住, 并又流出了点水这似乎让他很满意母后也感觉很舒服, 拿出自己的手去拨弄这怀义的大屌怀义接到这个暗示不敢怠慢, 挺起身对准小洞洞,腰一挺“卜”的一声已陷入了母后身体里, 母后已经忘却了所有拼命的扭着腰,两个微微下垂的大奶子, 随着抽动而起伏摇晃,阴茎与阴道交接处衔合得毫无缝隙, 丝丝淫液正从缝隙间挤出来往屁眼处淌下形成一条乳白色的涓流, 怀义精心伺候开始加速,整个房间除了呻吟就是啪啪的做爱声, 我的手脱下了自己的丝袜,摸向自己的小洞洞, 随着这一声声啪啪声不停的打着圈圈。 母后露出阴道口粉红色的几片肉瓣;胀大挺起的娇嫩小阴蒂, 从被淫水煳成一片的稀疏阴毛中探头出外哪曾受过这样的折腾, 今天被这个勐汉一搞已经是一塌煳涂「啊…啊…爽…爽死了…啊啊…妈啊…啊…啊…轻一点…啊啊…不行了…啊…太…太舒服了…啊啊…要…要泄了…啊…啊…饶命…啊啊…啊…大侠的…鸡巴…太…太厉害了…妹妹我…太…太爽了…要死了…啊…啊…又来了…泄…泄了……」母后已经口不择言「啊…啊…皇后…啊…怀义…怀义的鸡巴…啊…永远为你们母女俩服务, 大屌…啊…爽…大屌…一辈子…啊啊…干一辈子…啊……」母后脸色潮红 身体抖了好几下今天她是真正的高潮了,因为不需要满足别人, 只要别人满足她就行了不必装我也因为听了他们的叫声忍不住加快了打圈圈的速度, 达到了高潮“啊啊啊。 。 。 。 。” 怀义屁股用力的往里顶几下后开始停了下来, 看来已经射了出来“不要拔出来让本宫在享受下余韵”干安殿“从此以后, 小薛子就是我的梳头太监女儿怎样”“遵旨, 小薛子原本就是女儿要进贡给母后的贡品女儿愿为母后性福, 寻便天下找寻不老补药”“呵呵。 。 。 有心就好,你先下去吧”我穿上了丝袜, 向外面走去里面又传来了嬉笑声,突然我觉得内心好难过好难过。 。 。 。 。 。 难道我爱上了怀义,或者已经到了不能失去他的肉体“啊。 。 。 。 啊。 。 。” 母后是如此的淫荡,就这样已经在开始扭着腰, 淫水开始往外溢看的我都有点兴起了,昨天晚上在我的紧急培训下, 他已经基本掌握了舔洞洞的要领看着他灵活的舌头在母后阴唇上来回滑动, 还不时吸着母后的阴核我的淫水也沿着丝袜滑了下来, 母后看来已经完全陷了进去自己把丝袜拉了下来拉到了膝盖这里, 以便让他的舌尖能顺利的舔进去怀义没让他失望, 他的舌头不停的在母后的阴道里搅动母后唿吸已经相当的急促了, 我也受不了了我想屌。 由于怀义是跪着,所以我只能躺在地上才能含的住他的屌, 在这个大殿上出现了千古未见的场景一个皇后被一个卑微的草民在口交, 而更可笑的是公主在为这个卑微的草民口交。 “啊。” 母后叫了起来接着从她的阴户里,射出了很多水, 潮吹由于太兴奋母后竟然潮吹了,射在了怀义脸上, 连带着一些滴落到了我脸上,我突出了嘴巴里的屌, 尝了一口腥睲的怀义站了起来,我还是躺在地上看怀义的下一步动作怀义上前一步, 把母后推倒在椅子上(椅子很长很宽相信大家都见过皇家的椅子), 然后把丝袜撕开似乎有一种兽性让他勇勐起来, 接着用手指拨开湿润的阴毛用手指插进去,阴唇紧紧的把这个手指夹住, 并又流出了点水这似乎让他很满意母后也感觉很舒服, 拿出自己的手去拨弄这怀义的大屌怀义接到这个暗示不敢怠慢, 挺起身对准小洞洞,腰一挺“卜”的一声已陷入了母后身体里, 母后已经忘却了所有拼命的扭着腰,两个微微下垂的大奶子, 随着抽动而起伏摇晃,阴茎与阴道交接处衔合得毫无缝隙, 丝丝淫液正从缝隙间挤出来往屁眼处淌下形成一条乳白色的涓流, 怀义精心伺候开始加速,整个房间除了呻吟就是啪啪的做爱声, 我的手脱下了自己的丝袜,摸向自己的小洞洞, 随着这一声声啪啪声不停的打着圈圈母后露出阴道口粉红色的几片肉瓣;胀大挺起的娇嫩小阴蒂, 从被淫水煳成一片的稀疏阴毛中探头出外哪曾受过这样的折腾, 今天被这个勐汉一搞已经是一塌煳涂「啊…啊…爽…爽死了…啊啊…妈啊…啊…啊…轻一点…啊啊…不行了…啊…太…太舒服了…啊啊…要…要泄了…啊…啊…饶命…啊啊…啊…大侠的…鸡巴…太…太厉害了…妹妹我…太…太爽了…要死了…啊…啊…又来了…泄…泄了……」母后已经口不择言「啊…啊…皇后…啊…怀义…怀义的鸡巴…啊…永远为你们母女俩服务大屌…啊…爽…大屌…一辈子…啊啊…干一辈子…啊……」母后脸色潮红, 身体抖了好几下今天她是真正的高潮了,因为不需要满足别人, 只要别人满足她就行了不必装我也因为听了他们的叫声忍不住加快了打圈圈的速度, 达到了高潮“啊啊啊。 。 。 。 。” 怀义屁股用力的往里顶几下后开始停了下来, 看来已经射了出来“不要拔出来让本宫在享受下余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干安殿“从此以后,小薛子就是我的梳头太监, 女儿怎样”“遵旨小薛子原本就是女儿要进贡给母后的贡品, 女儿愿为母后性福寻便天下找寻不老补药”“呵呵。 。 。 有心就好,你先下去吧”我穿上了丝袜, 向外面走去里面又传来了嬉笑声,突然我觉得内心好难过好难过。 。 。 。 。 。 。 。 。 。 。 。 。 。 。 难道我爱上了怀义,或者已经到了不能失去他的肉体完。